博客网 >

易道主义(中国古典哲学的精华)

第一部分.总论

按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一切事物都在发展变化中。马克思主义初创时人们的知识与今大有不同,特别是近半个世纪,人类历史的实践成果突飞猛进地发展,自然科学更是在物理学重大革命之后引起技术的爆炸式进步。现代中国要想作人类文化进步的代表者,就不能不把马克思主义作新的综合推进,那就是现今提倡的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这要求现代人把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中的思想精华,即孔子以来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老子》和《易传》开创的变易观,进行科学的发掘整理。整理结果要为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易于理解。

我们总结了中国古典哲学的精华,取名为“易道主义”。这名称除了标记开创者为中国古代易学和道家,更表示理论的内容是变易观及变易之道。这套理论原是中国古老的理性思维成果,结构简单,逻辑清晰,很符合实际。西方近现代哲学的艰涩繁难,实因其起源是神学。上帝概念本为虚构,一定要给它搞一套理论,那就不能不蹩脚难懂。所以,中国古典哲学才是真正反宗教神学的理论。

易道主义的主要内容是变易论机发论。这些思想的发生可能早在商周,形成雏型不晚于战国,迄今已有三千年的发展史。

变易论是哲学的存在论。古书说:“易一名而含三,所易也、易也、不易也”文中“易也”是说这理论容易把握,“不易”是说这是不可改变的大道理。而“变易”是易道理论的主要内容,这也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念。变易概括一切,一切皆在变易。

所谓“不易”的,是宇宙的存在及其道理。变不是乱变,万事都有来路有缘由,没有凭空发生的神秘事物,所以也就没有什么神仙和上帝。

按照易道主义的易经原理,变易是存在的第一属性。由此说明时空的本质(墨经原理)、存在即是历史(道经原理)。再讲分与合:既有时空结构的分与合,还包含事物性质的分与合,再加上道与理的分析与综合(韩非原理),而以一分为二为分合的基本表现。历史以信息表现于现在,而信息是历史的记忆,源于连续的因果性,也就是道。因果的连续使人可以追踪历史。这些既是世界观的终极原理的重要方面,也是知识和科学的最一般的基础。关于信息,后文有详论。

上面列举了易、道、墨、韩四大原理,加上后文讲的史伯原理和荀子原理,易道主义即包括了:自然、社会、思维等全方面的基本观点,而以其伟大的思想成就代表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

机发论(庄子原理)既是方法论又是认识论,同时也是存在论的重要方面,存在的各部分不以量区分主次轻重。实际的有限事物含无穷多质项,各个对应其理,又且与其外无穷的世界混一关联,故无绝对的必然。人的自由就在机发论,制约事物发展的不必是显大事物,小能制大,弱可胜强,见微可以知彰。

中国古典哲学的伟大贡献之一是把信息和控制的地位和作用作出应有的重要阐释。中国古典的机就是信息和控制。如《易·系辞》曰:“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中国古代思想精华,很多像考古文物一样被深埋土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机发论。

理论向实际的推演则有神生论和仁教论。

神生论,语词源出司马迁。《史记》论六家要旨说:“神者生之本”。他是说生命的本质是信息,他的“神”指义广于人的精神,但不是神仙而是生命信息。前此有《管子·水地》,以生命的本原为水和土。那是从无神的物理的路线探讨生命和精神意识的原理。

易道主义强调由变易和机发入手解释生命运动和精神活动。

仁教论是孔子开创的人文根本大法,我们要以科学化的论证使其世界观和人生观教育落到实处。人类文明本于道法自然,个人精神与社会文化是非常辨证的对立统一关系。宗教或唯心的信仰不能根本解决道德教育问题,人类社会的负面——物质化、功利化的道德败坏更要大力整治,这需要强大的理论武器,舍孔孟之道则无他。

 

人是要有精神的

黑格尔总结出所谓“客观唯心主义”的理论体系,认为:世界的主体是客观精神,而精神是按他的辩证法行事。这才是谬论!

什么是精神?说到底不过就是以思想加感情为主的东西。本来精神是一个个的活人才有的,人是社会动物,个人的精神互相交流融合,形成社会文化,又通过教育代代传递和发展。唯心主义者把精神从活生生的人类群体抽象出去,看成一种独立于现实生活之外的东西,先有精神后有世界,还说它是一切实际事物的最终控制者。他们那作为世界主体的精神是个复杂综合体,原来就是基督教的上帝,后来被哲学化了。基督教把个人精神交托给上帝,普通人倒是少操一份心,无须费劲考虑我在干啥,活着有啥意义。机械唯物主义简单地拿物质取代上帝,是要解决这个大问题吗?那能解决吗?革命理论家要搞科学的社会发展史,论证剥削可以消灭,社会要革命。为了群众生活的改善,革命者奋斗牺牲当然是值得的。

人要活先要吃饭,要说饭是物质,那的确是物质第一,但不能把唯物理解为唯食。为保证吃饭去闹革命,应该是哲学史一定阶段的主要命题,唯物可以理解。但请记取:革命者牺牲后,人们纪念他,却不说“物质不朽”,而总是说“革命精神永垂不朽!”。

革命基本成功以后,较大的社会问题解决得差不多了,上述生活意义和个人精神的寄托点若再不清晰不稳定就不行了。难怪很多西方的普通劳动者又去拜上帝,而不信上帝的则一味地捞取个人的“物质”财富和权力,追求个人功利,不顾群体道德。所以光讲“物质第一性”,没有生活大道理的强大理论阐述和教育,是不行的。为此我们要回顾孔子一生不遗余力宣扬的人生观——仁教论

精神或思想,这是只有人类才有的东西,是生物进化的最高级产物。当原始人类逐渐摆脱动物状态,发展成社会生活的群体,每个成熟的人对万事万物记忆得更多,认识得更多,其中有自己直接经验的,更多是通过语言交流得来的别人的经验。于是人就会对所记所识产生无限的联想,有很多超出实际经验之外的影像在心中运动,又主动地变换这种联想,生出无限的创新发明。这就是思想活动了。个人的精神活动组合成社会文化,这是无思想的物质世界远远不能包括的伟大存在,是万有的变易进化的伟大成就。没有足够深刻的精神和文化理论,就不能成为一派哲学。中国古代贤哲既不以物质为第一性,也不以为精神第一性,而是以变易为第一,但却高度重视并热情歌颂宇宙进化之花——精神。

思想活动本质上是信息运动,没有对信息本性的了解,片面地讲实践,其恶果是破坏教育理论的基础——教育活动的绝大成分不是直接的经验的实践求知,而且初级教育是以注入为主。实践是有限的,无论是个人的还是群体的都一样。而知识和科学总是要突破已有实践的制限,导向新水平的实践。任何事业的成败不仅看是否符合已有的实践经验,凡创新都是突破经验局限的事业。历史是对一切人都一样的实践结果,可是信神的照样信,不信的还是不信。

思想是没有限制的,有的有用,也有的没用。而综合性的抽象性的思想,看似无用,实际是认识飞跃式上升的必经之路、必然程序。思想过程首先是有超越已有实践的发明创造,产生一些新的超越自然和风俗习惯的生活和生产的方法,这些发明创造又在群体里交流,经别人改进,在群体里推广,群体能力大为提高,个人生活不断地改善。于是,社会文化这种只有人类才拥有的东西形成了,个人与社会的关系也确定了。个人精神远远不能涵盖社会文化的全部,随时需要向社会求教。个人应该为自己所受教育回报社会,为发展人类文化贡献生命。

信奉上帝的人群只是以为有个最高级最伟大的精神存在,并未放弃自己的精神生活,所以基督教社会文化也照样进步发展。基督教产生之初,本来是奴隶们的信仰,指望按上帝的平等原则改造世界。但是,很快,奴隶主们控制了宗教,把剥削说成是上帝创造世界的原初宗旨,君权是上帝所赐。现代世界上信基督教的人占有相当大的比率,连美国总统也在内。他们的前辈也搞过革命,也很成功,以致现代大多数国家的政治进步很大。加上生产技术的飞跃发展,目前先进国家人民群众的平均生活水平明显地提高了。但他们中的很多人并没有明确的理性的政治立场和主张,上帝在他们心中是可以由他们自己的意愿解释并崇拜的。

在马克思的时代,欧洲的封建残余势力还很大,社会远非公平公正。大多数劳动者很穷,战争、饥荒、瘟疫等苦难迫使受苦的人要求革命。宗教则成为反对革命进化的精神枷锁,加上它反对科学的进步,也与知识界形成对立。先进的哲学家为了推翻宗教的思想统治,对上帝这人造的精神主体的虚伪性进行揭露批判。立论说:精神不是第一性的,物质才是第一性的根本的存在。这就是“唯物主义”的来源。中国古代学者不讲唯物,西方的简单原始的唯物主义有很多薄弱环节,难与高级的唯心主义抗衡,因为简单化的“物质”作为哲学概念并非清晰明确。唯物主义的物质不能令人满意地解释精神,没有力度诠释精神的价值,而精神是不能丝毫小看的。此所以现今世界很多人信上帝,而他们却不都是坏人,也不是蠢人。

中国古代文化也有“神”的概念,常见“鬼神”合言,那是一种幻想,是科学不发达的当然表现,孔子以后的高级学者大多不信。中国古代的神也是一种精神性的东西,但不是基督教的上帝。在中国,只有佛教讲唯心,儒家的陆九渊、王守仁号称讲“心学”,却不讲“唯心”。中国人的神与人一样都是有限的存在,差别只是神比一般人的智能高强,相对地(不是绝对的)长生不老。《史记》叙述的尧舜之前的神、人、物(动物)显然是三种生命形态。中国古典哲学主张万物自然,没有唯一的创造者、主宰者。明末欧洲传教士把基督教传进中国,在一部分人中流行,至今信仰者虽仍存在,但只是少数。

从战国始,中国学者们著书开始给“神”字新的指义,即现实活人的意识。后来又有“精神”之词。至于“物质”这个汉语词,只是近百年才在中国文化和哲学中流行开的。

欧洲古典唯物主义拿物质对抗上帝,其思路是:精神是物质的高级运动,不是一种独立的现象。朱熹已经讨论此事,用他的语言说,那是要“挂搭”在物质(朱熹叫“气”)上的。他们说的物质是自然的存在,宇宙中到处有物质,而物质是多种多样的。于是就取消了全宇宙只有唯一的一个上帝的说法,不存在世界的创造者、主宰者。然而随着科学发展,物质的概念专业化、模糊化了,说不清。

精神作为人类生活的基本,那是实际的重要存在呀!上帝可以否定,可精神不能忽视,没了精神人还活什么呀!顺便说说黑格尔的辩证法,第一条是对立统一,在现代中国则以“矛盾”之名为公众熟知,其实《老子》书的第二章就是重点讲对立关系的普遍性。迄今为止讲马克思主义课的教师们讲的矛盾观经常是夸大的简单化的。矛盾有之,但非第一位,阴阳和合才是正道。旧辩证法第二条是量变引起质变,认为一切事物都有其量,量在变化中,变到一定程度就引起质变。主张事物变化不错,但若说任何事物都讲量,从量开始,那又过头了,不是任何东西都有其量,中国古人不这么讲。量只是事物的分析的质项的属性,综合体没有整体的什么量。

以唯心主义而言方法论,其理论不可能没有重大错误!

 

什么是物质古典唯物论的“物质”是取自物理学的一个概念,牛顿定律F=ma,相对论EmC2,其中的质量m就是物理学物质的一项主要参数,在相当长的时期里人们就拿它当作物质。现代物理学已经不这样简单看待,很多人以为物质无非是能量的载体。与哲学不同,物理学讲的物质是具体的,而哲学没有具体的指认,是泛泛而言,以致迄今没有一个明确清晰的“物质”的定义。《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物质”条说:“物质是不依赖于意识而又能为人的意识感知的客观实在。”信上帝者也可说:“我们的上帝就是这样的。”难道上帝也是物质?或者说物质就是上帝?很令人尴尬!其实那句话源自列宁,原本只是要说明物质与人类意识的关系,不是为物质作定义。而意识或精神是人的信息活动,《中国大百科》的哲学家要拿意识说明物质,甚至用作定义,这也反映意识在哲学之重要而不能回避。

哲学家要否定上帝,就强调物质的本质是不变的,而其变化只是现象。然而,恩格斯在其《反杜林论》的“概论”中十分强调世界一切皆变:

当我们深思熟虑地考察自然界或人类历史或我们自己的精神活动的时候,首先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由种种联系和相互作用无穷无尽地交织起来的画面,其中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动的和不变的,而是一切都在运动变化产生和消灭。

这观点与中国古代变易观没有差别。

然而,还是恩格斯说的:“物质在它的一切变化中永远是同一的,它的任何一个属性都永远不会丧失”“世界上存在着的运动的量是不变的。”这就与上帝的永恒性不仅一样,而且更进一步,是在“任何一个属性”上绝对地肯定世界本体的不变性。于是归根到底,作为世界本体的物质也还是不变的。哲学家的初衷也许是坚持物质的客观性,这观念出于当时的主流科学观。作为物理学的研究对象的物质,若是没有这种守恒性,那还谈论什么科学规律!?此所以从牛顿到如今,很多大科学家信上帝。物质是终极不变的吗?是哪门科学证明的?那种判断若是对全宇宙整体而言的,就不可能是实证的。逻辑上,说全宇宙的物质是变的,却没有错,因为至少我们经验到的这一部分已经是变的了。若必言不变者,则宇宙总体自身的存在可以说是不变的,那么他所说的不变的物质就只能是宇宙整体自身了。这样规定物质既没有理论意义,也没有实践意义。

精神是最复杂的物质现象,过度强调物质的不变性,就把解决问题的路堵死了。归根结底,西方古典唯物主义哲学因为要跟随唯心主义保持“本体”这个本指上帝的概念,就给“绕进去了”。

再请问:若说物质的不变者是其量。马克思主义是一种物质运动,自身有没有个量?那量是多少?变不变?这就被黑格尔“绕进去了”。或者辩解说那不是物质,那就又引出另一个问题,精神与物质是割裂的不可调和的吗?如果哲学家要指认一个存在者为世界的本体-主体,而连那主体是什么都说不清楚,就只能向上帝投降。

中国人从汉初就确立了元气说,也就是朱熹所谓气。说元气是万物的终极构成元素,这比西方古代的物质观远为彻底,远为理性化。元气无形无质,而有阴阳分合聚散变化的内在本性,按说应该是哲学的物质的最彻底的概念。但中国古人并未用元气概括世界,没有提出什么“唯气主义”。中国古人只把元气说当作物理观念,犹如五行说、浑天说,没有把它上升为哲学的最根本的第一性的概念,但却引入了一个重于感情的概念“正气”。

经典物理学那样认识物质,是历史的局限。物理学是经验科学,所对付的是有限的对象,把质量守恒、能量守恒看作根本定律。但在哲学,作为世界存在的本体—总体,若也强调不变性,那就连在古代也是大可商榷的了。就算是物理学,当电子转化为波的时候,那属性的变化之大,连空间的定位都没有了,找不到了!列宁在《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书中面对当时的物理学界的“物质消失”论的问难,他并未拿出什么好说法,就莫说他连已问世的量子论和相对论也只字未提了。列宁的哲学受科学发展水平的限制,还不能有力地应付困难,他只是把打着唯物主义旗号的冒牌货揭穿,还其唯心的本来面目,对于精神的本质也没有能说服人的理论。

物理学的物质不能简单地用作哲学概念。某些现代哲学的表现还不及中国古典哲学。古典的唯物主义,实质不过是科学主义,是对百年前科学的过分的信仰崇拜而已。

《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称“辩证唯物主义”为“关于自然、社会和人类思维发展的最一般规律的科学”。是科学就行了吗?是规律就万事大吉了吗?这连韩非都不及。科学及其已经掌握的规律虽然重要,却不是最重要的,不能包揽一切。现实世界使我们最感兴趣的不是简单的电子、光子。孤立的单个基本粒子,不能承载信息,不代表任何历史,只是人类思维的合理推定。给出信息的道是综合的,故信息的构成以综合性为主。唯有足够多的基本粒子组合成群,以复杂结构存在和运行,才有变化无穷的生动的世界。

相对论问世前,人们以为能量自身守恒,后来发现物质可以转化为能量,于是开发出核能。宇宙中物质的各种形态多有未知者,如所谓“暗物质”,其间的转换关系更是全然不晓。规律讲事物的重复,而总体的世界是发展的,现实存在没有绝对完全的重复。

只拿简单的自然科学的分析化知识及其方法,解释世界万有一切历史和现象,那就是科学主义。不能超越科学的哲学不是好哲学,此所以当代国际流行的多种哲学不及中国古代优秀。

 

<< 易道主义--中国古典哲学的精华(... / 易道主义简说(《现代物理哲学》引...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izhichao35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